白杭被好友拎着衣领拖出聚宝楼的时候嘴里还在嚷嚷着:“那么个大美人你竟然拒绝了她,就这么走了你不心痛的嘛?!人家都说了看你长得俊俏不要银子了,你你你……哎、哎等等,程问瑾你给老子留点面子成不成!”

    程清涵翻了个白眼,见这人终于闭上了嘴,才松开了手让他好好走路。

    白杭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嘀嘀咕咕:“人家月施姑娘多难请啊,你竟然浪费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程清涵闻言笑眯眯地看向了他,白杭立马猛地一跳跟对方保持距离,满脸警惕道:“光天化日之下……我不就说了你几句嘛,不至于揍人吧。”

    程清涵嘴角挂着轻佻的笑容,一手不停甩着腰间的荷包,语气却意味深长:“你要是再跟那个月施姑娘多接触一会儿,会揍你的人可就不是我了。”

    白杭放下了护在自己胸前的手,狐疑地看着他,问道:“不是吧?”他不由想到了每次一闯祸都会把他揍得满地找牙的白吟。

    程清涵“啧”了一声,用一种“你怎么这么傻”的视线瞧着对方:“还想不明白?”

    白杭凑到了他身边,正经了起来:“我只是搞不懂,哪里会有人盯上我们两个纨绔?”

    程清涵摊了摊手,漫不经心道:“我也搞不懂,我只知道,你要是再留下来,陪我们的可就是另一个人了。”

    白杭抖了抖自己的鸡皮疙瘩,连忙摇头:“不留了不留了,赶快走吧!”

    等到程清涵在外面晃悠了一天,再回到府上的时候,已经到了用晚膳的时辰了。

    他一进院子就见自家夫人在等着自己。

    江绣锦笔直地站在门口,身后亮堂的室内摆了满满一桌的菜肴,看上去还冒着热气。

    程清涵心下一动,他扬起笑脸加快了脚步,亲自扶着对方进了门,嘴里念叨着:“你不是风寒还没好呢么?站在门口等我作甚。”

    江绣锦浅笑着在桌子旁坐了下来,示意对方快点用膳。

    程清涵净了手,拿起筷子就夹了离自己最近的一道菜放进嘴里。

    江绣锦眼含期待地看着他,问道:“味道怎么样?”

    程清涵点点头:“挺好的。”

    他瞥了眼旁边人的神情,补充道:“就是不知道为何今天的饭菜格外对我的胃口。”

    江绣锦原本听到前一句还有点小沮丧,忍不住抿了抿唇,可听到后一句的时候就忍不住弯起了唇:“是吗,那夫君就多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