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走近后,才发现是一个手持团扇的女子。

    那女子柳眉杏眼,烟波流转间自有一股动人风.流之感,她看到江绣锦时明显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停住了脚步。

    女子身边的大丫鬟见此低声对着自己的主子耳语了几句。

    江绣锦便见那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后连忙给自己行了一礼。

    她挑眉,随后经过交谈才得知,原来这女子就是大爷程清正从外面亲自带回来的赵氏。

    江绣锦并没有打算跟她多接触,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赵氏在原地看了一会她的背影,随即轻笑了一声,在丫鬟不解的神色下摇了摇手中的团扇,悠悠道:“走吧,大夫人不是让我过去呢么。”

    江绣锦不知道这个小插曲,她只是感慨着对方竟然现在就开始用团扇了,毕竟自己风寒都还没好。

    那边聚宝楼里,程清涵慵懒得靠在梨花木椅上,一脸悠闲。

    风禾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他身后,心里却想着要不要回去后把现在的情况跟三夫人说一遍呢。

    白杭在旁边的桌子上玩得气氛正上头:“大大大,一定是大!唉呀,怎么会是个小呢?!”

    又连玩了几句,白杭见自己运气真的霉到家了,这才泄气似的退了出来,他一边嘀咕着“不是吧,今儿老天爷都不眷顾我一下”,一边坐到了程清涵的身边。

    白杭凑到好友面前好奇道:“问瑾,你真的不去玩两把?”

    程清涵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不玩,没钱。”

    白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明摆着不信:“你可拉倒吧,程老夫人有多宠你我还不知道么,你要是没钱,那我大概明天就能直接搬去贫民区了。”

    程清涵瞥了他一眼,语气随意:“那太好了,要是你能在搬过去前,把上次打碎了白吟的玛瑙手镯问我借得银子还回来,就更好了。”

    白杭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继而满脸地不可思议:“你真没钱了?”

    程清涵表情沉重地点点头。

    “不是,那你钱去哪儿了?最近没见你去哪个地方挥霍啊!”

    程清涵闻言难得有些惆怅:“一不小心上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