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鸾殿内镂金香炉有烟雾袅袅升起,金色的帷幔垂落下来,依稀可见掩住的一道身影。

    殷怀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瑟瑟发抖的宫女。

    旁边的小太监平喜窥他脸色,以为他下一秒就要龙颜大怒,连忙捏尖了嗓子挥了挥手中的拂尘。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这丫头拖下去。”

    说完后又涎着脸朝着殷怀道:“陛下,上回是腰斩,这回陛下看施什么刑好?”

    殷怀闭着眼,没有人注意到他龙袍下脚吓得直抖。

    “陛下?”平喜看他没有回答,大着胆子谏言道:“奴才有个花样,将这宫女绑在烫红的铁棍上,然后将双眼剜去,四周放置干草,点燃后烧死即可。”

    殷怀面上装作沉吟不语,另一只手悄悄的用龙袍把自己吓的发颤的双腿遮住。

    狠,太狠了。

    他脸色发白,半晌才缓缓睁眼看向旁边的小太监平喜,明明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长着一副娃娃脸,没想到会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当然,他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碰上穿书这么荒唐的事。

    他大学一毕业后就老老实实的当了为公司打工的社畜,可没想到加班过度后忽然猝死,等他一眨眼就醒来就成了里和他重名杀人不眨眼的暴君。

    暴君不光名字和他一模一样,连长相都一模一样。

    这他从没看过,只有脑海里莫名被塞进的背景告诉他,这个殷怀生来就是尊贵的太子,作为宫斗冠军和朝斗冠军的独子,几乎是保送上了皇位。

    但他偏偏又不争气,不理国事,烂摊子都让朝臣兜着,整日只知和宫女太监玩乐。

    再加上又残暴成性,明明只是个半大的少年,却能杀人不眨眼,变着花样折磨凌虐让他不顺心的人。

    上至朝堂下至百姓,谁背地里提起他都要偷偷的啐上一声“狗皇帝”。

    而大殷朝有这么一个皇帝,还没有亡国,除了太后娘娘代理摄政,还要归功于丞相柳泽。

    外面的人提起柳相都要说一句君子谦谦,温润如玉,作为朝堂之中难得的清流之派,深受百姓爱戴。

    可殷怀的上帝视角却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才是真正的皇室血脉,至少比自己这个身份不明的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