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大人可是贵客。”

    释无机看着殷怀面色苍白,语气平静,“圣上不用起身,我此次受太后所托入宫,既已答应,便会全力而为。”

    “那就有劳国师了。”殷怀说完咳喘了几声,苍白的脸颊浮现出病态的嫣红。

    释无机抬眼静静的注视着他,目光似洞悉了一切,神情悲悯。

    临走之前,释无机看了一眼香炉内焚烧的熏香,垂下眼,“圣上病中还是不要焚香为好。”

    殷怀也没有多想,便吩咐宫人将那香炉搬走,夜里果然安稳了许多,嗓子也不再干痒,一夜好梦到天明。

    别的不说,释无机好像真的有几分本事,不是什么糊弄人的神棍。

    释无机就住在龙鸾殿的侧殿内,离他的主卧没有几步路的距离,可以随时照料他的身体。

    自从他住进去后,侧殿内整日门扉紧闭,也不需要宫人伺候,门口守着的都是白袍裹身的明镜台神侍。

    侧殿内药香缭绕,释无机微微垂眼,面前摆放着一块方匣子。

    旁边近身的神侍面色复杂,“大人,当真要把乌定草用在圣上身上吗.....”

    乌定草乃前任国师精心培育而出,全天下只此一株,据说包治百病,药到病除。

    释无机缓缓点头,“圣上眼下需要这个,不过药效过猛,需慢慢调理身子。”

    神侍欲言又止,他不知为何释无机会被请动下山,因为明镜台历任国师都几乎不会插手朝堂之事。

    犹豫了一会,神侍还是忍不住问出声,“大人为何会救圣上?”

    释无机将盒子盖上,垂下眼睫,“他不应该死掉在这个时候。”

    神侍一怔。

    释无机浅淡的眸子里浮现出悲悯,“他应该在适当的时候死去。”

    神侍惊讶抬头,随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深深地把头埋下。

    “小的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