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的夜晚,位于山腰的一栋私人豪宅里依然亮着柔和的光。

    从晚宴回来的宁挽,穿着一身开叉的红色深v礼裙,露出白皙而充满肉欲的大腿。

    宁挽把手中珍珠链式的小提包往桌边一丢,又踢走了磨脚的高跟鞋,随即朝身后的沙发倒去。在明亮的灯光下,她脸上露出微醺的醉态,眼神里满是勾人的诱惑。

    秒钟无声的转动着,一股燥热忽然涌入宁挽心中,然后开始撕扯自己的礼裙,将胸贴从礼裙里一把扯出,胡乱地丢在地毯上。

    那晃动的雪白乳肉在灯光的照射下,就像软绵绵的包子一样,勾得人想狠狠地咬上一口,再吸出里头鲜嫩的汁水,以解除心中那躁动的野性。

    酒精是性欲的点火器,勾起人心中最深沉的欲望。

    想到那人俊郎的面孔,深邃的眼眸,宁挽双腿间的花液不由自主地涌出,一小会就浸湿了丁字裤。

    可能是不满于湿乎乎的禁锢,又或者是其他原因。宁挽直接勾住那丁字裤的边缘,将其直接脱下,丢在了沙发脚处。

    那花间亮晶晶的蜜液昭示着欲望的降临。

    白嫩嫩的手指在花间抽插着,带出点点泛着透亮液体。宁挽那娇滴滴的喘息声,低声喃喃着:“想要,骚穴要姐夫的大肉棒插进来。想要姐夫的全部精液,啊~,要到了,姐夫,给我,都射给我~。”

    一声戛然而止的“嗯”声,预示着高潮的来临。那快感像是闪电般席卷了宁挽所有的感知,那酥酥麻麻的痒在摩擦中得以缓解。

    一小缕津液挂在宁挽的唇边,一小部分红灿灿的舌头伸了出来,咋一看活像是只吸人精魄的美艳妖精。那喷出的蜜液直接将沙发的一大块布料浸湿了。

    二楼书房里,本应该休息的男人。此时却坐在办公椅上,目光灼热地看着电脑上的监控画面。

    如果宁挽此时在这,就会发现原来监控画面里的人,就是正在自慰的自己。

    而这个性器早已高高翘起,喘着粗气的男人,就是她一直渴望爱恋的未来姐夫——周勐。

    一身黑色衬衫,斜乱的领带,泛着浓重渴求的眼眸,像是一直发情期的野兽。

    而从被过度拉扯开的领口处,可以窥见小部分充满力量感的肌肉,西装裤上被高高顶起的一大块,也体现了雄厚的男性资本。

    看着那撩人的妖精,周勐起身,整了整衣服,迈着一双大长腿径直下客厅去了。

    周勐一下楼,便看见把自己脱得半差不差的宁挽大张着双腿,从这个视角可以清楚的看见那秘密花园里的花蕊正留着晶莹的汁水,勾得人想把那香甜的汁水全部吸入腹中。

    那雪白小脸上还留着高潮时的粉红,雪白奶子上印着胸贴的轻微痕迹,红唇边垂挂的红舌尖更是激发出周勐内心的痴汉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