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桃子捆绑视频

类型:剧情,历史,剧情片地区:英国 / 法国 / 美国年份:2015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金鹰桃子捆绑视频剧情介绍

麦克白将军(迈克尔·法斯宾德 Michael Fassbender 饰)是苏格兰国王邓肯(大卫·休里斯 David Thewlis 饰)的表弟,在外抵御外敌平反谋乱,战功赫赫,某日归国途中,遇见了三个详情

麦克白的内容梗概

苏格兰国王邓肯的表弟麦克白将军,为国王平叛和抵御入侵立功归来,路上遇到三个女巫。女巫对他说了一些预言和隐语,说他将进爵为王,但他并无子嗣能继承王位,反而是同僚班柯将军的后代要做王。麦克白是有野心的英雄,他在夫人的怂恿下谋杀邓肯,做了国王。为掩人耳目和防止他人夺位,他一步步害死了邓肯的侍卫,害死了班柯,害死了贵族麦克德夫的妻子和小孩。恐惧和猜疑使麦克白心里越来越有鬼,也越来越冷酷。麦克白夫人精神失常而死,麦克白无一丝难过。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麦克白面对邓肯之子和他请来的英格兰援军的围攻,落得削首的下场。麦克白一出场即心怀异志,弑王篡位,为了巩固王位,又残暴屠杀人民,使全国血流成河,置社会于混乱,陷人民于水火,可谓与理查三世是同样的暴君。这样的暴君,其痛苦与覆亡乃罪有应得。 场景地点苏格兰;英格兰故事发生于11世纪的苏格兰。Macbeth(麦克白)及Banquo(班柯) 战胜归来,经过战地旁的树林时遇到3个女巫。第一个女巫称呼麦克白为葛莱密斯爵士(Thane of Glamis),第二个女巫称麦克白为考特爵士(Thane of Cawdor),第三个女巫称他为苏格兰国王;班柯虽然不能当统治者,但他的后人会成为国王。女巫预言后随即消失。这个时候,国王Duncan(邓肯) 的信差抵达,宣布考德的领主因叛国被处死,国王颁令麦克白继任。女巫的第一个预言应验了。在麦克白的城堡内,麦克白夫人读著丈夫的来信,信中谈到有关遇到女巫的事。她的野心勃勃,决定不惜一切要扶助丈夫登上王位。国王宣布他会在麦克白的城堡过夜。麦克白夫人怂恿她丈夫乘机弑君篡位。国王及贵族成员到临,国王入睡。麦克白在夫人的催逼下,杀死了国王。麦克白感到非常害怕,陷入失控状态。麦克白夫人不齿麦克白的懦弱,冷静地为事件善后,她将国王的血涂在熟睡中的守卫身上,并将凶刀留给他们,企图嫁祸给守卫。翌日,Macduff揭发凶案。城堡内所有人,包括麦克白夫妇,这时候一同唱和,请求上帝为国王报仇。 国王死后,女巫的第二个预言又应验了:麦克白成为苏格兰国王。麦克白开始忧虑著Banquo的子孙会成为国王的预言。麦克白向他的夫人透露,为了稳坐王位,他决定于宴会上杀死Banquo及他的儿子。麦克白夫人着魔似地欢欣起舞。在城堡外,一群杀手伺机刺杀前来赴宴的Banquo及其儿子。Banquo似乎意识到大祸将至,他满心忧虑地唱着“Come dal ciel precipita”。Banquo遇刺身亡,但他的儿子侥幸逃脱。在地堡的殿堂上,麦克白迎接宾客,麦克白夫人唱着“Si colmi il calice”。手下向麦克白报告Banquo已经被杀,当麦克白返回餐桌的时候,看到Banquo的冤魂正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麦克白慌乱不已,陷入疯狂。宾客以为国王疯癫了,仓皇离开。 在一个黑洞内,一群女巫围着一个大锅。麦克白前来寻访女巫,希望知道更多自己的命运。女巫施展魔法,给麦克白3个隐晦的警示:1)小心提防Macduff ;2)任何被女人赋予生命的人都不能伤害麦克白;3)只在在勃南森林(Birnam Wood)向他移动时,他才会落败。这个时候,Banquo 的冤魂及他的8个后代(8个未来的苏格兰国王)向他显现,预示本来的预言将会应验。恐怖的幻觉令麦克白惊慌倒地。在城堡来,麦克白回复清醒,他和夫人决定铲除Macduff及Banquo的家族。 一群苏格兰难民在英国边境悲歌国难。远处是勃南森林。Macduff 誓要报复暴君麦克白杀害他的妻儿。Macduff投奔Malcolm(国王Duncan的儿子)的英国军队,对抗麦克白。Malcolm 命令士兵在勃南森林折下一些树枝作掩护,军队前进,看起来就像勃南森林逐步迫近。军队誓要从暴君的手中夺回苏格兰。在麦克白的城堡内,医师及仆人看见麦克白夫人梦游,尝试从手上洗去看不见的血迹(“Una macchia”)。最后,麦克白夫人死于神智错乱。麦克白得悉军队已经迫近城堡,但他想到女巫的警示,仍然感到安心。当他接到夫人的死讯时,他显得漠不关心。他召集军队,并同时看到勃南森林已经抵达城堡之外。两军交战,Macduff赶到和Macbeth决斗,在杀死麦克白之前,麦克特夫(Macduff) 告诉麦克白,他并不是自然地出生的,而是经剖腹从母体取出来的,印证了女巫的预言。麦克白死后,Malcolm 成为新的苏格兰国王。



《麦克白》的情节

明天,明天,再一个明天,一天接着一天地蹑步前进,直到最后一秒钟的时间;我乎所有的昨天,不过是替傻子们照亮了到死亡的土壤中去的路。熄灭了吧,熄灭了吧,短短的烛光!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指手划脚的拙劣的伶人,登场片刻,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下;它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充满了喧哗骚动,却找不到一点意义。这是麦克白面对死亡来临时对生的嘲弄,在死的绝对性面前,生的意义荡然无存。麦克白看到的只是死造成的事实形态。其必然结果就是,死亡的事实反过来又否定了麦克白个体的生的意义。麦克白悲剧的意义就在于他的生死本身的无意义提供的价值意蕴。麦克白》是否是命运悲剧,历来有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麦克白》中超自然的力量代表了命运的力量,因而具有命运悲剧的审美特质;一种观点认为,《麦克白》虽然存在着超自然的力量,但麦克白所有的行动都可以从其性格中找出根源,因而是性格悲剧。其实,无论把《麦克白》简单地界定为命运悲剧或性格悲剧的布点,都是有待商确的,《麦克白》其实既有命运悲剧的审美特征,又有性格悲剧的审美特征。以下先说《麦克白》作为命运悲剧的审美特征。宿命论是所有命运悲剧共有的审美特征,在《麦克白》一剧中,宿命论也是贯穿始终的。麦克白立下赫赫战功之后,在凯旋途中遇到了三个神秘的女巫。她们给他和班柯了个神秘的预言:麦克白将成为考特爵士,将成为君王;班柯的子孙将要君临一国。这句预言的言外之意是,麦克白虽将成为国王,但他的地位是不稳固的、不长久的;班柯的子孙却将八代为王,是长久的、稳固的。所以,这句预言对于麦克白来说 ,既预示着他们飞黄腾达,也预示着他的悲惨结局,可惜麦克白在开始的时候,被王冠眩目的光彩也迷惑,忽略了坏的一面,看不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才会泯灭人情物理去追求女巫们所预言的东西,因而也就陷入了命运在狞笑中为他设下的圈套。女巫们的第一个预言很快就应验了。女巫们的身影刚刚隐去,邓肯的传令官已至,麦克白被封为考特爵士,当时麦克白的旁白是:“葛莱密斯,考特爵士,最大的尊荣还在后面。”〔1〕显然,此时麦克白对女巫们的预言已经开始相信了,但他依然没有看到预言中对自己悲惨结局的预示。他怀着“你也有份,别嫉妒我”的心思 对班柯说:“您不希望您的子孙将来作君王吗?方才她们称呼和作考特爵士,不同时也许给你的子孙莫大的尊荣吗?”班柯对待女巫们预言的态度,显然比麦克白理性得多,他似乎超常地感到了宿命的可怕。他说:“魔鬼为了陷害我们起见,往往故意向我们说真话,在小事情上取得我们的信任,然后在重要关头我们便会堕入他的圈套。”这句谶语读来有毛骨悚然之感,从中仿佛可见命运阴险的笑脸,麦克白以后的生命历程,丝毫不爽地印证了班柯的这段话。命运先用考特爵士和国王的尊位获得了麦克白的信任,最后又让他无法逃脱命定的悲惨结局,让他感到生命的虚无和幻灭。他无论如何挣扎、反抗,还是无法改变他作为一个命运玩偶的悲剧角色。麦克白轻而易举地杀了邓肯,并嫁祸于卫士,迫走了两个王子,如愿以偿地篡夺了王位。此时,女巫们预言的另一方面才清晰起来:他的王位不能传及子孙,班柯却将成为许多君王的始祖。前两个预言的应验,使麦克白对这一预言也深信不疑。但像麦克白这样拥有宏大力量的巨人,岂能甘愿接受命运的安排?他把自己“永生的灵魂送给了人类的公敌”,面临的却是“使班柯的种子登上王座”,他不能忍受这样的事。为了改变自己既定的悲惨结局,麦克白“宁愿接受命运的挑战”,开始了反对既定命运的斗争。他首先派刺客暗杀了心腹之患班柯父子,但三个刺客却只能杀掉了个班柯,让班柯的儿子弗里恩斯逃跑了,麦克白第一步的反抗就暗示着他最终的失败。接着魔法总管赫卡忒让他“藐视命运、唾斥死生、超越一切的情理、排弃一切的情理、排弃一切的疑虑,执着不可能的希望”,使他“心里一想到什么,便要立刻把它实行,没有迟疑的锐余地”。把苏格兰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每一个新的黎明都得见新孀的寡妇在哭泣,新失父母的孤儿在号陶”;“叹息、呻吟、震撼天空的呼号,都是日常听惯的声音,不能再引起人们的注意;剧烈的悲哀变成一般的风气,葬钟敲响的时候,谁也不再关心它是为谁而鸣”……最后,麦克白众叛亲离,激起人民的反抗,马尔康在英格兰军队的帮助下,讨伐麦克白。大敌当前,但麦克白并不担心,因为他有女巫们的两个预言:“没有一个妇人生下的人可以伤害麦克白”,“麦克白永远不会被打败,除非有一天勃南的森林会冲着向邓西嫩的高山移动”。这两个预言可说是命运对麦克白无情的嘲弄。凭着麦克白的军事才华,若他不为这两个预言所蛊惑,早作准备,未必会被马尔康及英军打败。写到这里,我们不妨回头去看一下女巫们第二次给麦克白预言时幽灵的寓意。第二个幽灵是个流血小儿,他对麦克白说,没有一个妇人所生的人可以伤害他;第三个幽灵是一个戴王冠的小儿,手持树枝,他对麦克白说,麦克白永远不会被打败,除非有一天勃南的树林会冲着向邓西嫩的高山移动。结合两个幽灵所说的内容及后文的结局,我以为两个幽灵是有特定的暗示作用的。流血之小儿,与麦克德夫剖腹而产暗合;持树枝戴王冠之小儿与马尔康让士兵每人举一支树枝以隐蔽实力的计策暗合。但这种暗示命运是不会让人明白的,人只不过是命运的玩偶而已。人人都是妇人所生,森林也不会自己移动,但最后森林偏偏移动了,麦克白也被剖腹产的麦克德夫所杀,他的死就像阿喀琉斯的死一样,是神对人的嘲弄。《麦克白》中所体现的宿命论与古希腊的宿命论有所不同。如《俄底浦斯王》中,俄底浦斯在阿波罗神庙中得到自己要“杀父娶母”的神谕后,采取的行动是逃避,但他的逃避,正好使他落入了宿命运的圈套;麦克白从女巫预言中知道自己的命运后采取的行动是反抗,但无论他如何反抗,最终的结局却依然像俄底浦斯一样,无法摆脱自己既定的命运。他们采取的行动同,但其愿望却是一致的,逃避是对宿命的一种反抗;反抗也是对宿命的一种逃避。结果都一样。《麦克白》中女巫的预言与《俄底浦斯王》中的神谕,在剧中也起着大致相同的作用:无论其中的情节如何发展,预言和神谕代表的命运的力量,犹如只看不见的巨手,推动着情节的发展。所以,我们认为《麦克白》具有命运悲剧的审美特点。二、内心风暴――作为性格悲剧的审美特质《麦克白》毕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命运悲剧。这一点与古希腊的悲剧一比较便非常明白了。在古希腊的命运悲剧中,命运的力量是直接作用于人的。因此,从人物自身我们无法得出对他们命运的任何合乎逻辑的解释,最多也只是家庭遗传(如《阿加曼农》),或是祖辈的罪孽(如《俄底浦斯王》)。但在莎剧《麦克白》,命运并不直接作用于人,而是通过人类自身的欲望、罪恶、性格等间接作用于人的。就像赫卡忒所说,命运让“种种虚伪的幻影迷乱他的本性”,让他在自身欲望的驱使下,一步步地走向自己既定的结局。这样就使得剧中的结构各冲突复杂起来,古希腊悲剧的情节与冲突一般都是单一的,直接表现为人与命运的冲突,但在《麦克白》中,这种冲突变得复杂起来,整个戏剧具有三重冲突,人与命运的冲突;人内心的冲突;人与人的冲突。因此,使这种悲剧既具有深沉的宿命感,人物的命运又可以从其自身性格特点找到合乎逻辑的解释,具有性格悲剧的审美特质。从人情物理出发,麦克白的一切行动和最终的结局都是可以解释的。从麦克白夫人口中,我们了解到麦克白的性格,他“希望做一个伟大的人物”,他有野心,但“缺少和那种野心相随联属的奸恶”,他的“欲望很大,但又希望只用正当的手段”,“一方面不愿玩弄机诈,一方面又要作非分的攫夺”。平定叛乱,被封为考特爵士之后,麦克白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在他之上的邓肯,又完全依赖他来保障自己国家的安定。此时,即使没有女巫预言,麦克白心中也必定会有那种念头。所以当女巫们隐去之后,他才说“我倒希望她们再多留一会儿”。他叫她们再多留一会儿,显然是他心里已经潜伏了做君王的念头,所以想从女巫口中多了解一些有关它的信息。莎翁一句简单的话,便生动地表现了麦克白潜意识的流动过程。女巫的预言使麦克白内心的隐秘的权力欲望浮出水面,而邓肯对他过火的奖赏和夸赞,增强了他的欲望,邓肯说“你的功劳太超越寻常了,飞得最快的报酬都追不上你,要是它再微小一点,那么也许我可按照适当的名分,给你应得的感谢和酬劳,现在我只能这样说,一切的报酬都不能抵偿你的伟大的勋绩。”这样的话说得太过火,不应出自一个国君之口,客观上表现了邓肯对麦克白的依赖性。也刺激了麦克白的野心,使认为自己攫取王位也并非是全无理由的:因为自己的功劳很大。麦克白篡夺了王位之后,又暗杀了自己的战友要、班柯。这是非常合乎情理的,班柯是麦克白唯一忌惮的人,杀邓肯之前,他就曾想收买他,“您听众了我的话,包您有一笔宝贵到手。”但班柯拒绝了他:“为了觊觎宝贵而丧失荣誉的事,我是不会干的。”既然收买不成,他又知道自己的许多秘密,为了坐稳自己的王位,麦克白干掉他,诛除异己本就是政治家惯用的伎俩,中外如此,没什么奇怪。至于后来麦克白的失败也是因自身造成的,一个暴虐而又非法的君王,必然会遭到各个阶层的反抗,人民的反抗加上众叛亲离,可以把任何一个国王掀下台。剧中麦克白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天意,就其个人命运而言,是正确的;就其被打败这一事实而言,是荒谬的,就如中国的西楚霸王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天一样。人物命运能从自身找到合理的解释,是《麦克白》作为性格悲剧的一个审美特征。但剧中对麦克白及其夫人内心风暴的精当刻画,才是其中最精彩之处。为刻画麦克白的性格,莎翁不惜笔墨,大量运用旁白、梦幻,突出麦克白夫妇的内心风暴。所以,该剧虽有马尔康代表的道德一方与麦克白所代表的道德一方的冲突,但是主要的冲突却是麦克白自己内心的冲突。外在冲突一方的力量与气势太萎弱,不能与麦克白的气势相匹配,因而双方的冲突不具备动人心魄的震撼力;只有麦克白内心善恶、权欲与理性的冲突才具有动人的力量。麦克白对自己的欲望始终有清晰的理性。有人认为麦克白具有普通人犯罪的心理特征,其实两者存在着极大的差别,普通人犯罪时,会因为欲望的而忘记欲望可能带来的罪恶,但麦克白对自己的欲望可能会带来的罪恶始终是非常清醒的,他之所以依然在不顾罪恶去实现自己的欲望,是因为权欲的量实在太强,并且又不断受到外在力量的催化。马尔康被邓肯封为勃兰特亲王时,他意识到他是一块横在他面前的巨石,他必须跳过这块巨石。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欲望可能会带来的罪恶,因而他说:“星星啊,收起你们的火焰!不要让光亮照见我的黑暗幽深的欲望。”从中我们可以深刻而清晰地领会到麦克白内心所激起的第一次内心风暴。行功论赏之后,邓肯忽然心血来潮,要到麦克白的城堡殷佛纳斯去作客。麦克白夫人怂恿麦克白在家中干掉邓肯。但麦克白内心矛盾重重,一时难以作决,一方面,他“跃跃欲试的野心”,“不顾一切地驱着他”去“冒颠踬的危险”。另一方面,就如他自己所说:“他到这儿本有两重的信任,第一,我是他的亲戚,又是他的臣子,按照名分绝对不能干这样的事;第二,我是他的主人,应当保障他身体的安全,怎么可以自己持刀行刺?而且,这个邓肯秉性仁慈,处理国政,从来没有过失,要是把他杀死了,他的生前的美德,将要像天使一般发出喇叭一样清澈的声音,向世人昭告我的弑君重罪。”在这种两难之时,麦克白夫人的鼓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麦克白夫人是个极聪明的女性,她深谙其夫的个性和弱点。所以其鼓动言语才会有立竿见影之效。她先以爱情来挤兑麦克白:“从这一刻起,我要把你的爱情看作是同样靠不住的东西。”继而,又用一个军人最忌讳的懦弱来激将麦克白:“你宁愿像一只畏首畏尾的猫儿,顾全你所认为的生命的装饰品的名誉,不惜让你在自己眼中成为一个懦夫,让‘我不敢’永远跟在‘我想要’后面吗?”这两点都是麦克白的致命之处,因此他才铁定了谋杀邓肯之心,他说:“请你不要用说了,只要是男子汉做的事,我都敢做,没有人比我有更大的胆量。”麦克白夫妇定好嫁祸于卫士的计策,决定谋杀邓肯。暗杀之前,“杀人的恶念”使麦克白看到异象——把在他面前摇晃的刀子,它的形状你他拔出来的那把一模一样,它指示着他要去的方向,告诉他应当用什么利器。很明显,刀子是麦克白内心杀人恶念的外化。外化的原因在于他内心经历着激烈的内心冲突,面对善恶的抉择,麦克白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有胆量。杀人的恶念让他恐惧,他说“坚固结实原大地啊,不要听见我的脚步声音是向什么地方去,我怕路上的砖石会泄漏了我的行踪。”他不是逃避什么外在的东西,而是逃避自己对自己的审判。之后莎翁对麦克白谋杀邓肯与暗杀班柯后的心理状态的描写,有异曲同工之妙。谋杀邓肯之后,麦克白听到臆想的声音:“不要睡了!葛莱密斯已经杀害了睡眼。”暗杀班柯后,麦克白看到班柯的鬼魂,这是麦克白内心激烈冲突的结果,是他内心对自己审判的理性观念的外化。麦克白杀死了邓肯与班柯,也相当于杀死了自己的另一半――理性、善良的另一半。麦克白与班柯本是一个人的两个方面。班柯也像麦克白一样,有深沉的权力欲望,但他的理性与道德的力量也一样的强,并且女巫给他的预言并不是直接针对他而是针对他的子孙的,不是他的努力可以获取的,假如女巫对班柯和麦克白的预言交换一下位置,班柯也有一个像麦克白夫人那样的班柯夫人,那班柯也很可能与麦克白走同样的一条路。杀死班柯之后,麦克白内心冲突开始减弱,从那以后,他“心里想到什么便把它实行,不再有任何的疑虑”,他变成了一个行尸走肉的、疯狂的暴君。人与命运的冲突也开始激化起来。“我曾经哺乳过婴孩,知道一个母亲是怎样怜爱地吮吸她乳汁的子女;可是我会在它看着我的脸微笑的时候,从它的柔软的嫩嘴里摘下我的乳头,把它的脑袋砸碎。”但她毕竟是女人,坚强的外表掩饰不了她内心的软弱,她最后的梦游泄露了她心底的秘密,表现出她外强中干的秉性。不过,这反而显出她的人性――具有普通人的情感。由她的梦游往回考察,我们发现,麦克白夫人内心的风暴并非像剧本表面描写的那样平静,事实上,她内心的风暴一直都是激烈的,但是她为了安慰麦克白,只好把自己的内心风暴压抑着,第三幕第二场,麦克白夫人独处时,独白道: “费尽了一切,结果不是一无所得,我们的目的虽然达到,却一点不感觉满足。要是用毁灭他人的手段,使自置身在充满着疑虑欢娱里,那么还不如被我们所害的人,倒落得无忧无虑。”其内心的痛苦与冲突是深邃的,但麦克白上来后,她马上隐蔽了自己的情绪,转过来安慰麦克白:“啊,我的主!您为什么一个人孤零零的,让最悲哀的幻想做您的伴侣,把您的思想念念不忘地集中在一个己死者的身上?无法挽回的事,只好听其自然;事情干了就算了。”(第三幕第二场)两段话的语气相差如此之大,都是因为关心体贴麦克白。变这点看,麦克白夫人倒有一些可爱之处。内心的冲突必然要有一定的发泄方式,麦克白夫人不断压抑自己内心冲突的结果,导致了她的梦游和全面的崩溃。由此可见,与麦克白狂风骤雨式的冲突相比,麦克白夫人的内心风暴就像海底的洋流,表面平静,内部却波涛汹涌。《麦克白》具有命运悲剧与性格悲剧的双重审美特质,与当时的时代精神是一致的。文艺复兴倡导“人本主义”,把人的地位提高到一个很高的地位,涌现出了一批天才式的巨人。莎剧中的人物多具有人文主义色彩。《麦克白》一剧中麦克白的斗争精神和他的力量体现了人的力量。但他最终的失败却说明命运观念在西方文学创作中的重要性,它深刻地影响了他们的文学创作风格。实际上,其他许多莎剧亦存在着宿命的色彩。如《李尔王》中葛罗斯特的话:“一个人不过等于一条虫……天神掌握着我们的命运,正像顽童捉到飞虫一样,为了戏弄的缘故而把我们杀害。”(第四幕第一场)《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罗官欧与朱丽叶幽会时,朱丽叶说“上帝啊!我有一颗预感不祥的灵魂;你现在站在下面,我仿佛望见你像一具坟墓底下的尸骸。”(第三幕第五场)最后果然一语成谶。可以说,莎士比亚的悲剧虽多被界定为性格悲剧,但宿命思想却仍然是悲剧的重要的原因,尤其是在《麦克白》中,更体现出命运悲剧与性格悲剧的双重审美特质。这些就是从网上找来的一些看法,希望大家也可以互相交流哈.

猜你喜欢

  • 共27集,完结

  • 超清

  • 共42集,完结

  • 完结

  • 超清

  • 超清

  • 共30集,完结